寒山独见君

苏槿,文手,QQ1683648556,欢迎深交

♡薛晓  ooc慎入
      和可爱滴浅荷的联文 @荷香十里。   
      〖壹〗
  晓星尘在一次的采药途中,无意救下了一位伤者。
  便是薛洋。
  〖贰〗
   几日后。
  “你的伤势早已痊愈。”
   医师的声线温温和和,不急不躁。
  “这位道长,既然你已经将我捡了回来。那么连人带命,可都要对我负责。”
  少年语音带笑道。
       显然他并不买账,甚至有些要耍无赖的嫌疑。
  “……那你想如何?”
    白衣道人轻轻蹙眉。
  “不想如何。不知道长可曾检查得出,我身上的毛病多得很,一时半会儿可是养不好的。”
   少年神闲气定翘起腿,脸不红心不跳。
  “不如。道长就把我留在身边,慢慢治我的病,也算是行善积德,救一条人命。”
  “我也能为你打打下手,这样不好么?”
  “……好罢。不过,你若是有一天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离开。”
   晓星尘无可奈何地妥了协。面对这伶牙俐齿的少年,他还真是一丁点应对的办法都没有。
  “那是自然。”
    薛洋笑了一下,咧嘴的时候虎牙微张。极具有迷惑性的俊秀外表使任何人见了都会感叹一声丰神俊朗少年郎。
  可惜晓星尘看不见。
  他是个盲药师。
  〖叁〗
   按照口头约定,薛洋这段日子里当真乖乖为晓星尘打起了下手。
  午后的初春斜阳下,他边抓草药,边微微侧目暼着晓星尘。
  肤如玉脂,高鼻菱唇,莹莹面容被淡淡拂了暖暖的金阳,白绫遮住了眉目也难掩气质清隽。
  好看,果真是好看极了。不食烟火得似九天上仙。
  画中仙倏地轻启朱唇:
  “八角。”
   薛洋按照他说的抓了药材。
   他看着晓星尘微微垂头,莹白指尖轻轻摩挲药书。
   乌黑发丝擦过他的面颊。薛洋倏然想去轻轻撩开这些柔腻的青丝,亲吻他凝脂般的皮肤与殷红绛唇。
  这奇怪的想法在一刹那毫无理由地冒出。姑且把当做枯燥生命里的调味剂。
  他匆匆转移视线。目光从药书上扫过,“长白山”等几字浮光掠影从眼前一闪而过。
  〖肆〗
   他的剑刃抵住了盲药师的咽喉。
   冰冷的锋芒明晃晃的折人眼,幸好这白衣道长看不见。
  “你是来杀我的么?”
  “是。”
  “你早就这么打算了……一开始接近我,也是这个目的。”
“是。”
  几乎没有间隙的对话。晓星尘沉默了一会儿。喉间的降灾嗡嗡地颤着,好似兴奋嗜血的喑哑嘶吼。
  “薛洋。”
  他平静地喊着他的名字,用平常叫他抓哪一味药材一样的语气。
  “………你悔改罢。”
他早该想到的。这个人就是恶名昭彰的薛洋。不折不扣的铁血杀手。
  此刻站在离他几步之遥,手持长剑,是为要了他的命。
  他想杀的人,没有一次失手的,这次也不例外。
  “恶人难善终。倘若你十恶不赦,日后必万劫不复。”
  薛洋的手腕轻转。噗嗤一声,是血肉被冷硬的金属穿透。
  他的剑贯穿了他的胸膛,准确无误地刺入了他的心脏。
  这颗心跳动的频率骤然停滞。最后一声有力的跃动,穿越了剑锋,剑刃,剑柄,传递到他的手心。他能感受得到这些。
  没完,还没完。这心跳声融入了他的体内,仿佛又热又麻的岩浆,却又像太阳一样很温暖。
  热源还在移动——手心,手腕,手臂——心脏。
  地上的尸体已经凉透,连那救济沧生的一腔热血也不再有温度。
  薛洋稳稳地抽出了剑。
鲜红的血顺着剑身缓缓淌下。
  “晓星尘。”
  他背过身,低低地唤了一声。
  那一袭白衣早已被尘土与血渍玷污得不成样子。它的主人临死却都保持着对恶人的清高孤傲。
  他悬壶济世,上善若水。他恶盈满贯,死有余辜。
  持剑人闭上了双眼。垂下的眼帘遮住了早已赤红的双目。
  幸好这晓星尘死到临头都看不见。
  幸好他,看不见。
       〖伍〗
        晓星尘,世人皆道他悬壶济世,受人尊敬。也的确,薛洋轻嗤,不然怎会如此随意的相信一个陌生人。
       薛洋提着剑走了出来,人已经死了,他也该走了。
       “晓星尘,若你还有来生,可莫要再错信了他人,误了你的性命。”少年低语。
        他选择性地忽视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心悸。当自己的剑刃穿透那盲药师心脏时,他曾有那么一丝后悔,可这一切都结束了。
         再也无人像他那般傻,愚蠢地相信自己。没有人了。
       〖陆〗
        他还是回来了。薛洋心中暗斥自己没出息。明明人已经死了,回来干嘛,难不成那人还会再出现吗?
       可他就是忍不住,恍惚间,能看到白衣药师从门内出来,依旧明月清风,还能对他微笑。
       大概是魔怔了吧。
       的确,晓星尘是死了。可他薛洋,也中了名为晓星尘的毒,一辈子都治不好了。那个能治病的盲药师,已经死了呀,死的彻彻底底的,死在他手下,他还能记得,当时自己剑身的颤抖。
       〖柒〗
        他是在无意间,看到晓星尘的医书的。
       医者笔迹清秀,就像他本人一样。
       他无意于那些药方,随意地翻看,似是在期待,亦或者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
       突然,一页稍有些凌乱的笔记映入眼帘,
       “传说,长白山上有着一种草药,倘若不煮熟便吃下去,会致人出现幻觉,能见已死之人。”
       薛洋看着这页纸,攥紧了手中的剑。跌跌撞撞地向外跑。他不想等了,不管是真是假,他都想见晓星尘,他快要疯了。
       薛洋很快便采到了一大筐,他把草药随便一洗 ,就把草药吃了下去。
       他焦躁地等待着。
       没有。
       他已经吃了那么多草药了,还是没有。
      果然,传说都是骗人的。
      薛洋如此绝望地想,踢翻了草药筐。
      寂静的茅屋前,能听见少年的些许呜咽。
     〖捌〗
      传说,长白山上,有着倘若煮不熟就会致人幻觉的草药。曾有人通过如此方法,看到了已死之人。可这已死之人,生魂只能在世间留存七日。七日一过,便前往转生,自然无法看见。
      可这也只是传说而已,事实,又有谁知道呢。

你说美景万千,
扣人心弦,
也为她一笑间失了颜色。
你说世道纷乱,
心弦难安,
也因他承诺间得了依伴。
你说光阴易逝,
感情易失,
也为她不离许了白首。
你说人心难测,
真心不可,
也因他几语弃了所得。

#你像红楼中的谁#
执笔:苏槿
随便造作,ooc归我。
1.林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平时自是孤高,时常出警世之语,宛如凌驾众生之上的仙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2.贾宝玉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虽怒时而似笑,即嗔视而有情。最喜与人玩笑,若有什么大事定是少不了他。常常做些不符合身份的事,恰似没长大的顽童,令人哭笑不得。
3.薛宝钗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性格端庄。平日十分稳重,做事认真负责。善于规劝,性格涵养极佳,不会当面给人难堪,顾全大局。便是你生活中的良师益友。
4.秦可卿
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和平。温温柔柔地待人接物,从来没见过她发火的样子。似清风拂面,温柔惬意,让人很容易就对她有好感。
5.王熙凤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行事作风极为凌厉,喜好权势,能把事情操办的仅仅有条。一个能让你放心把事情交给她的人。
6.史湘云
皮肤白哲,青丝垂于耳边,笑语盈盈间便与你拉近了距离。像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喜欢笑,是身边人的开心果,也可做你的树洞,为你排忧。
7.妙玉
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天生孤僻成性,不与世俗同流。对于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便会好生对待,比别人自是上心许多。对于其他人漠不关心,无意关注。

情书五封

壹.你是桃花树下的身影蹁跹,我心头的朱砂一点。
贰.你是人间四月天,藏于我心间。
叁.你是黑暗里的星光点点,我心中思念无限。
肆.你是白露未晞时的惊鸿一瞥,众生中唯一的甜。
伍.你是春寒料峭的白梅一枝,提起你情思倍至。
执笔:苏槿  

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
#魔道祖师全员#
执笔:苏槿 言九
【苏槿】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薛洋守着锁灵囊
毫无希望
却执着不放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蓝忘机问灵十三载
守一段回忆
从此不忘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江澄身携陈情
明知空想
却不忍绝望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魏无羡血洗不夜天
为一人疯狂
此生妄想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江厌离熬一碗莲藕排骨汤
用尽心思
仅是奢望

【言九】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思追看着忘机问灵
十三年思忆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如兰拿着岁华追忆
明知故人不来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道长为了挚友毁目
身痛不比心中

(蓝大恶搞hhh)
我还是很喜欢你
就像不看忘机想起羡羡心中泛起春意
尊重弟弟